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西川茂我们离商誉有多远?-评估师

发布时间: 2019-03-15 浏览: 10

西川茂我们离商誉有多远?-评估师

西川茂
1
鱼头
整鱼的摘要
用投资价值(格)1000万买了市场价值400万,为什么?要从交易动机去挖掘商业本质。会计信息难以反应商业本质,但目前正在去往商业本质的路上。这1000万的大筐里有我们清晰的和模糊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交易价的筐是不变的,要把清晰的拿出来,剩下的就是神秘面纱下的黑匣子。我们要解释成交价格(成交动机)的合理性,特别是软资产的合理性。软资产中的无形资产要识别,商誉也是重点。投资价值(格)里如果存在商誉,商誉如果不能识别、分割、量化,就难以解释商誉的合理性。我们以交易为目的的评估报告究竟要和什么去比较?才能知道我们的偏离程度,准度?如果市场价值和投资价值去比较,市场价值对商誉做了什么?商誉560万里都有什么?值不值560万?解开商誉黑匣子的秘密却又要回到交易动机,我们用1000万买来了1190万的硬资产和软资产,但是我们就图这个吗?1+1≥2,是因为在新的合并体下,两个竖着的1变成两个半圆,形成了闭环,打通了更多要素之间的协同。时间对价值的影响充满了不确定,然而实干家抓住核心资源,但在时间战场上,黑匣子会有减值测试,也许会在另一个时间影响利润,现在如果黑匣子虚大,将来可能无法承受黑匣子的缩水,终究会因时间的维度影响利润,究竟准度在时间战场上如何把控?了然暗自佩服何时的实干精神,直接去找核心资源。
2
鱼身
评估就是讲故事
1
背景
用投资价值(格)溢价买了市场价值
何时,“百年茶蛋”店主。何时的好友春花和了然。“百年茶蛋”的会计叫秋月。隔壁老王经营“千年豆浆”。老常是“战斗机群”养鸡场场主,商业模式养鸡、下蛋、卖鸡蛋。
老常想去厦门定居,想把养鸡场卖了。何时和老王在争“战斗机群”。战斗机群账面净资产300万,资产基础法市场价值估值400万。最终,何时花1000万并购了“战斗机群”,投资价值(格)1000万。用1000万买了400万,为什么?
讨论基础:财报目的;1+1≥2;市场价值=公允价值;投资价值>市场价值
2
第1片鳞——交易动机
要从交易动机去挖掘商业本质
何时:“虽市场价值400万,多花了600万,但“战斗机群”年净利润150万,10倍就是1500万,我现在多花600万,将来都能挣回来。”
了然:“这里有个前提是年净利润150万的可持续性如何保证?怕离开老常这个头鸟,战斗机群未必能协同作战。”
何时:“我们俩放狠话签协议了,和赌博一样,要对后果付出代价。我让老何不带走客户、饲料配方、科研人员、定制音乐、整体孵化解决方案,保证现有员工工作5年以上,保证5年内净利润每年不低于150万,总之主要资源走1个单位,他返给我400万。我们对主要资源和1个单位专门有合同附件定义。”
秋月在旁边补充到:“账上并没这些客户、配方、疫苗的事。”
春花:“账上的信息很难反应商业实质。原来那些鸡经过老常的精心管理,产蛋量超出行业平均水平,产生了对应的超额收益。超额收益展开就是神秘的饲料配方;疫苗的牌子和打法;这些鸡来自新西兰,他们喜欢听新西兰摇滚,有定制的精品音乐;鸡宝宝的整体孵化解决方案;还有其他我看不到的黑匣子。”
何时:“收购战斗机群,对百年茶蛋有协同效应,而且战斗机群有你们看不到的软资产。”
了然吃下第1片鳞片后,脑海中闪现了一幅图像,他苦苦思索:
会计信息难以反应商业本质。但目前正在去往商业本质的路上。财报的基本目标向报告使用者提供最有意义的信息以支持其投资决策,然而最有意义的信息类型发生了变化,就是会计计量属性从历史成本发展到历史成本和公允价值的混合计量模式。要发现交易的本质,为什么并购,站在收购者角度想他图的到底是什么?才能识别、分割乃至量化其中的价值。
了然之前去一家房开企业,会计说不清存货和往来的实质关系,老板着急了,拿出一张A4纸,把来龙去脉画的清清楚楚,他说我不懂会计,但我能回答你们的问题。我们问为什么?这 2个亿是你们自己的,你们肯定清楚“钱”为什么要去做的每一件事。
了然突然抬头:“总之,商业的本质肯定存在,也许交易的双方比谁都清楚,我们要挖掘其中的动机,还原各自的角度,这1000万的大筐里有我们清晰的和模糊的,到底都是些什么?秋月你先说说,从会计开始。”
3
第2片鳞——筐的格局
交易价的筐是不变的,要把清晰的拿出来,剩下的就是神秘面纱下的黑匣子
秋月:“原有账面资产400万,有房、地、设备、鸡、应收、一些鸡蛋。负债100万,净资产300万。这些净资产最终经过评估市场价值400万。”
春花:“这里有历史成本计量300万,市场价值计量则400万。我们出的1000万如果是投资价值(格),我们拿投资价值(格)1000万和市场价值400万比,多出600万里面有啥?多出这600万是“软资产”,看不见但确真实存在。”
何时:“600万里有原来账面没有的软资产,从成本角度估值约40万,秋月,前面说的那些软资产可以放在账上吗?”
秋月点头。
了然:“这个筐1000万,格局是这样的:原有账面300万、评估增值100万、原账面没记载的软资产40万,剩下的560万叫商誉。”
了然吃下第2片鳞片后,他苦苦思索:
我们要解释成交价格(成交动机)的合理性,特别是软资产的合理性。软资产中的无形资产要识别,商誉也是重点。投资价值(格)里如果存在商誉,商誉如果不能识别、分割、量化,就难以解释商誉的合理性。我们以交易为目的的评估报告究竟要和什么去比较?才能知道我们的偏离程度,准度?如果市场价值和投资价值去比较,市场价值对商誉做了什么?把无形资产从商誉中挤出来,商誉则越少,清晰的部分就越多,当然能不能反应在会计体系内,是另一个问题。但试图去解开商誉的面纱应该是我们追求的方向。
了然坚定的说:“我的问题是商誉560万里都有什么?值不值560万?”
除了何时,大家陷入了沉思。
4
第3片鳞——打开黑匣子
解开商誉黑匣子的秘密又要回到交易动机
那个筐里剩下一个黑匣子叫商誉。
何时微微一笑:
“(1)有一些是战斗机群自己形成的,我们目前看不太清的。其中或许涉及集合劳动力价值。战斗机群的研发、饲养、孵化、管理人才经过整合与培训,要想得到这些人才要花费大量的招聘、选拔和培训费用,其整合成本形成商誉。整合成本估值50万。”
(2)有一些因我们特有而产生的协同效应,首先,我们是卖茶叶蛋的,收购了一个养鸡场,品牌价值肯定提高,以后做广告可以说对面就是鸡蛋的来源。每年会多卖出很多鸡蛋,按鸡蛋量,粗算是10万,倍数10,则100万。其次,近距离运输成本降低一年估计节省运输成本6万,按10倍算,则600万。这些是隔壁老王不能给的价格,我为什么比隔壁老王多出100万,就是因为这些是对我而言的协同效应,对老王是没有的,老王和鸡蛋挂不上。这个价格是我能出而老王给不起的价格。
春花:“以上已经是750万(50+100+600),已经超出了560万,超出额190万。我们买赚了吗?”
秋月:“560万还是那个560万,商誉是倒挤出来的。”
了然,脑海中闪现了一幅图像:
了然吃下第3片鳞片后,脑海中又闪现了一幅图像,他苦苦思索:
评估师是科学家还是艺术家?他想起了牛顿、爱因斯坦和莎士比亚、贝多芬。
科学家的创作高峰是年轻时间,而艺术家多是大器晚成,多有丰富的人生经历。都是在追求美,科学家试图解释规则的美,艺术家则在于其他的美。评估师首先是专业的,是匠人,在此基础上有些职业判断,如果往艺术家上靠,也必须依托于专业、匠人、科学。商业本质是什么?有些能识别,确难以分割、更难的是量化。看清楚的是科学,看不清的也不仅仅是艺术,看不清的是未开发的科学,目前用艺术手段解释。从故事中的背景考虑,1000万和400万之间差的是什么?有的能识别、分割、量化,有的就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其实是什么又怎么样?就说做了什么吧,知道懂得和不懂的,对艺术心存敬畏。
了然继续追问:“一切都越来越清晰,我们用1000万买来了1190万的硬资产和软资产,但是我们就图这个吗?其他投资不一定比这个赚的少啊?我们认为我们赚了?老常呢?交易真的是双赢吗?”
5
第4片鳞——时间战场
时间对价值的影响充满了不确定,然而实干家抓住核心资源
何时:“了然这个问题问的好。有些事情,即使你的想法对了,但别人已经掌握了先机,没有办法,只能收购他们,不然我们会在时间战场上输掉未来!没有未来,现在迟早要终结。”
秋月迷惑的眼神让何时继续说到。
“他们已经掌握了5年的战斗机群大数据,研发中心根据每只母鸡的生辰八字、星座、血型、DNA、性格色彩分析等融合中西各学科,并逐渐翻译了鸡的语言、把所有母鸡分成九九81种、颈部有无线标签。这不是目的。根据5年的战斗机群鸡窝大数据,他们发现了把哪几种标签的母鸡放在一个鸡窝里,会提高产蛋量,会促进DNA重组,加快进化速度。之后是人工智能,我都不敢想了。上面的所有原因都是小事,这个原因是颠覆性的,是未来的布局,是时间的战场。”
春花:“那老常为了什么呢?”
老何说:“交易的达成一般是双赢,你看不到的,不一定不存在。老常说是去厦门,其实他现在急需一笔资金,要投入养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工厂,我和他现在实际上在拼命争夺他的主要战略副总和大数据人工智能研发专家。我现在马上出发了。对赌协议如果没有核心资源的真实战场,它就仅仅只是一个协议。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拿来赌。”
了然吃下第4片鳞片后,脑海中闪现了一幅图像,他苦苦思索:
1+1≥2,是因为在新的合并体下,两个竖着的1变成两个半圆,形成了闭环,打通了更多要素之间的协同。
大筐是不变的,黑匣子到底有多大,取决于识别的无形资产,无形资产按期摊销减少当期利润,而黑匣子虽然暂时不进利润表,但在时间战场上,黑匣子会有减值测试,也许会在另一个时间影响利润,现在如果黑匣子虚大,将来可能无法承受黑匣子的缩水,终究会因时间的维度影响利润,究竟准度在时间战场上如何把控?他暗自佩服何时的实干精神,直接去找核心资源。
了然望着窗外,继续思考。春花和秋月从各自的角度分析4片鳞片,争论不休,然而没什么结果,老何在去厦门的路上。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然而可是,春花秋月何时了然?
3
鱼尾
抛砖引玉、激起浪花
1
关于学习精神
财报目的评估首先要懂会计、理解会计概念。比如公允价值,公允价值是脱手价?市场价值是脱手价吗?脱手价和购进价有区别吗? 公允价值在资产评估价值类型常用体系内如何定位?区别和联系是什么?很多人都赞同大多数情况下公允价值和市场价值是一个互换的概念。但在什么场景下、范围中、基础上公允价值和市场价值是不一样的呢?
2
关于风险、市场和自尊
市场对信息披露要求增加,审计师风险加大,如果审计师转移风险就开启了我们的疆域,首先是审计师的风险意识增加,之后是其他的。评估师在规避风险的同时是否考虑风险的另一个角度?我们是否要加强专业性?才能打开新的疆域,我们能承担多大的风险,有多大的责任就代表我们存在有多大价值。像医生手术一样,都是有风险的,风险就在那里,不多不少,但医术高明,就会手术成功。医生的价值就体现在做有风险的手术。有些风险是天然的,是系统性的、架构式的;有些风险是技术性的。如果风险都在审计师那里,我们还有存在的价值吗?我们只当护士吗(这里不是对护士有偏见,而是说风险的分担)?评估师需要在专业领域勇于承担应有的风险,不要让别人去承担我们专业的风险,这是行业自尊。
3
关于沟通
评估师接受委托人委托,审计师也接受委托人委托。在委托之前,评估师和审计师要产生彼此的敬畏,对专业的尊重,所谓:敬天爱人。在委托之后要在委托人允许、或三方同时在场的场景下勤于沟通、抛出问题,边界是为了对专业性的敬畏,边界不是单纯划分责任,对财报目的评估一定程度上都是一体的。要主动和审计师沟通,沟通时先和委托人沟通,要先得到委托人的认可。我们报告的报告对象是谁?委托合同上是委托人。可以采用三方会议的形式,主动发问,达成一致意见后再进行后续工作。
4
关于未来
评估行业的商誉即是劳动力的集合价值,像特种兵一样,专业的丰富性就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吸纳金融专业人才的加入才能保证在本土财报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在财报目的领域选择主动还是被动?本土资产评估行业应该设置行业壁垒还是应该兼容并蓄?本土行业的优势是什么?

好好学习 天天想象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