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冠李戴造句记忆江宁--恒德里的乐声-in江宁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6

记忆江宁||恒德里的乐声-in江宁

红色的记忆
恒德里的乐声
1931后,碧华突然来找我,问我知不知道哪里有便宜又大的房子可以租。我问她做什么用,她含含糊糊说帮朋友问的,具体是什么朋友也没详说,我也不便再追问。记得父亲的朋友有一套房子闲置两年想要出租,我便问她:“怕不怕鬼,要是不怕我这还真有一个”。她笑着是说她的这帮朋友最不怕的就是鬼,他们都是“姓马”的。后来我才知道她口中的“姓马”是“信仰马克思主义”。
后来碧华的朋友租下了常德路633弄65号恒德里的房子,这条南北向的马路早在1860年租界为纪念担任晚清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而定为赫德路,1943年才改为常德路。搬家那天刚好轮休,我被碧华拉去帮忙也顺便请我吃饭算是感谢我的介绍。

恒德里居委会居民张志尧提供
这套房子位于恒德里的最内侧,是当时新式里弄房屋。从外面看何广位,上部为灰泥墙,下部为红砖墙面,与周边民宅相比显得比较大。碧华的朋友是个叫“明月歌舞社”的演员,十几人左右。当天我们将房子里里外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周围的邻居听说有人愿意住进这个“鬼屋”都开心得不得了,纷纷送来吃的。大家晚饭没有出去,就在屋子里摆了张桌子买了点米酒在大厅里吃起来了。

恒德里居委会居民张志尧提供
我和他们不甚相熟,交谈也不多,席间一位姓黎的先生提议大家举杯敬我以表感谢。酒吃的差不多时,我准备起身告别,这时一位女生说:“耳朵,这么高兴给大家拉一曲吧”。只见一位看着比我还小的少年起身上二楼,不一会儿拿着一把并不算精致的小提琴从楼上下来:“这可是我攒了一年的钱才买到的”。说着还面带笑意的不断抚琴,看得出他十分珍视这件宝贝。这时,碧华在我耳边说“他是这里最有才华的音乐家,只要能从耳朵进去的都能从他嘴里唱出来,所以我们都叫他耳朵,他喜欢得不得了,把名字也改了。”“那他叫什么”“现在我们都叫他聂耳”。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聂耳故居 插画:吴森林
我不是一个很懂音乐的人,家里父亲买的留声机大多数时候都只是一个摆件,对于小提琴这种西洋乐器更是所知甚少记得当晚聂耳拉的曲子是一首舞曲,悠扬轻快,情感奔放。伴着微醺的醉意,大家纷纷起身,围着他翩翩起舞。他仿佛一个明星,张冠李戴造句享受着众人倾慕的眼光,如痴如醉沉浸在音乐里。

这之后碧华也多次邀请我去恒德里,不过因为当时上海动荡不安,每天都有暗杀行动发生,父母担心我的安全不允许我随便出门,后来父亲也让我辞掉了工厂的工作,我和碧华也渐渐失去了联系,恒德里也没有再去。直到父亲的朋友来家里做客,偶然提到聂耳,我才知道他们已经不住在恒德里搬到了霞飞路去了,房子也租给别人。至于碧华听说和那位学生结婚了,去了江西红军的革命根据地,参加反帝反封建的人民革命。

聂耳故居 插画:陆优伟
1935年电影《风云儿女》上映,片头和片尾的《义勇军进行曲》被传得大街小巷都是,在当时那个被战争笼罩的岁月,这首慷慨激昂的歌曲振奋了国人的精神,将血液里的爱国情怀彻底点燃,以坚定不移、势不可挡的旋律,表达了中国人民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强烈愤恨和反抗精神。当时我做梦也没想到这首伟大的歌曲竟然是恒德里弄堂里拉提琴的少年谱写。

几年前,我路过恒德里,经过战争和岁月的洗礼,当年的里弄房子在高楼林立的上海显得陈旧落寞。外面的红墙被重新刷了一遍,恒德里大门口的院墙上还有聂耳的壁画雕像。我没有站在外面,映着余晖,仿佛听见那首让人留恋的舞曲,一群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在这个屋子里度过自己最艰难,同时也是最美好的时光。我为自己有幸参与他们人生的一小片段而感到荣幸,碧华那个在风雨中飘摇的女子也找到了冲破黑暗的亮光。

恒德里 摄影:杜鹃

恒德里 摄影:杜鹃
(内容来源《记忆江宁》故事书)
往期阅览:
记忆江宁‖第一批新江宁人的到来
记忆江宁‖叉袋角的出现
记忆江宁‖海上雅集-徐园
记忆江宁‖见证历史变革的观渡庐(一)
记忆江宁‖见证历史变革的观渡庐(二)
记忆江宁‖大隐于市的小校经阁
记忆江宁‖简氏觉园与佛教居士林
记忆江宁‖从叉角袋朱家到国棉四厂
记忆江宁‖民族工业的守护
记忆江宁‖江宁居民的营造
记忆江宁‖民族品牌萌发
记忆江宁||老厂房的华丽转身
记忆江宁||动荡岁月
美丽江宁 你我同行

文章归档